alexandru cojocaru


IMF考虑发行 多达 6500亿美元的 储备 资产;两位 知情 人士透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考虑一项计划,准备创造多达6500亿美元的储备资产,以帮助发展中经济体抗击疫情,并打算在下个月做出决定。


  因 讨论涉密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IMF执行董事会周二正在对工作人员建议进行非正式讨论,重点之一是特别提款权(SDR)发行量。


  知情人士说,之前讨论 的是5000亿美元,现在考虑的是6500亿美元。


  IMF新闻办公室拒绝置评。


  一位知情人士说,IMF主席格奥尔基耶娃预计会后将发表声明。


  在 美国改变特朗普时期的反对立场、财政部长耶伦倾向于支持这一行动之后,注资行动的势头越来越强。


  美国前财长史蒂文·姆努钦在2020年反对此举,说储备资产是在190个成员国按配额 分配,因此大约70%将分配给二十国集团成员,只有3%会分配给最贫穷的发展中国家。


  大约6500亿美元的SDR发行额将是美国无需国会批准即可支持的最高额度。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成员、阿肯色州共和党众议员FrenchHill敦促反对发行,称这是“给富裕国家和流氓政权送礼”  扩大 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 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 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 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 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比特币周末延续周五 跌势,来自萨尔瓦多和SquareInc.的潜在积极催化剂并未能缓解投资者对监管风险的担忧。


  6月5日,比特币一度跌破35000美元 大关,截止发稿,比特币仍交投在36000美元/枚下方。


  据悉,周六交易员 小侠、肥宅比特币、八哥 谈币、超级比特币、区块链威廉等币圈大V 微博被封禁,相关页面显示,该账号因被投诉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 社区公约》的相关规定,现已无法查看。


  尽管微博过去几年打击加密货币相关账户的行为并不鲜见,但由于当前正值有关部门 加强监管之际,市场当前正处于草木皆兵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