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x 2


根据纽约联储美东时间4月12日发布的 消费者 预期调查报告, 美国 3月未来一年 通胀预期上升至3.2%,3月未来三年通胀预期上升至3.1%,双双创2014年年中以来新高。


  有投资者和批评 人士担心,低利率环境以及大规模支出 计划可能会让 美国经济恢复动力后出现通胀急升。


    纽约联储美东时间4月12日在官网上发布了3月的消费者预期调查报告。


  根据调查显示,3月美国消费者对一年期和三年期通胀的预期 中值分别为3.2%和3.1%,连续五个月上升,双双 创下2014年5月以来的最高点。


  而3月消费者家庭开支增速预期提高至4.73%,连续三个月上扬,创下2014年12月以来的新高。


    详细数据方面:  3月消费者对一年期通胀预期中值为3.2%,上个月为3.1%;  3月消费者对三年期通胀预期中值为3.1%,上个月为3.0%;  3月消费者对失业率一年内将上升的概率预期均值为34.4%,上个月为39.1%,创下疫情开始以来的最低水平;  3月消费者家庭收入增速预期为2.8%,上个月为2.4%,创下去年1月以来最高;  3月消费者家庭开支增速预期为4.7%,上个月为4.6%。


    在上述数据公布之后有市场观点认为,随着美国人正在重返工作岗位以及美国经济正在从新冠当中恢复,消费者预期短期之内通胀将出现上升。


  部分投资者和批评人士也抱有类似观点,他们担心,市场低利率环境,以及拜登政府提出的大规模支出计划可能会让美国经济在获得动力之后出现通胀急升。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之前表示,由于广泛的疫苗接种,以及强有力的财政支持和货币政策支持,美国经济似乎正处于拐点。


  但直到劳动力市场基本完成 复苏,实现充分就业,且通胀回到2%,并有望在一段时间内升至2%以上,美联储才会考虑加息,实现这一目标尚需时间。


  最新公布的5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已经开始反映 出了普通家庭的担忧, 国会 共和党人则借此向拜登 4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施压。


    就业复苏放缓、通胀压力骤增,两大议题正在让美国政府新一轮刺激计划前景面临考验。


    上月非农爆冷、CPI破4对于正在从疫情中复苏的美国经济而言无疑不是好消息,不少人想起了上世纪70年代的大通胀时期。


  最新公布的5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已经开始反映出了普通家庭的担忧,国会共和党人则借此向拜登4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施压。


    相对而言,美股处于历史高位依然体现了投资者对美国的信心。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劳斯(CeciliaRouse)上周表示,经济不会瞬间痊愈。


  群体免疫需要数周时间,因疫情而失业的人们也需要时间来找到合适的工作。


  通胀问题将 在未来 几个月内自行解决。


  多位美联储官员也在近期公开讲话中重申了通胀超调是暂时性的观点,但未来经济会像美国政府和美联储预期的那样演绎吗?  就业供需矛盾成痛点  虽然非农数据不尽如人意,美国劳动力市场复苏随着经济重启依然在不断推进,机构普遍预期下半年就业形势有望进一步改善。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全美初请失业金人数已经连续四周回到50万关口以下。


  与经济复苏初期相比,重回市场的劳动者数量与 企业招工需求之间的矛盾开始逐渐显现。


  3月份全美职位空缺数量首次突破800万个,创历史新高。


    有关 失业救济金的争论愈演愈烈。


  根据3月推出的联邦救济计划,领取失业救济金的美国人在常规州福利的基础上,每周额外获得300美元补充失业救济金,这意味着失业者的平均收入,要比全职工作最低时薪15美元更高。


  一边是苦于招工的雇主,另一边是数百万失业者,这种现象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抑制经济增长。


   提升企业 汇率风险管理能力  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增强,国际经贸来往日益增多,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境内外 人民币 外汇 交易激增,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态势良好,汇率风险管理工具日趋完善,为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提供了多种便利条件。


    以伦敦为例, 2020年10月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量(主要对美元)达到1.8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提高了31.36%,其交易产品包括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无本金交割的远期交易、外汇掉期、货币期权和外汇期权;参与者有做市商大型商业银行(46.77%)、其他银行(24.75%)、其它金融机构(25.47%)和非金融机构(3.01%)。


    另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2020年10月我国外汇交易量为2.1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11.54%,其中客户市场占15.76%,银行间市场占84.34%。


  随着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也应同步增长。


    然而,从结算业务统计看,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市场的产品缺乏了解,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不强,对中央银行的汇率政策理解不透彻。


    根据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的客户外汇买卖月度数据,并参照美元对 人民币汇率和全国进出口贸易月度数据,对比分析发现,我国企业外汇市场的具体操作策略存在不少问题。


   747,银行 买入外汇(企业 卖出美元)与当月出口额的平均比率为83.74%,而卖出外汇(企业买入美元)与当月进口额的平均比率为107.23%。


  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期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从贬值、升值和贬值过程。


  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外汇买入和卖出比例没有多大变化。


  疫情暴发后,银行买入外汇的比例激增,但是2020年4月迅速恢复至正常水平;银行卖出美元的比例激增后回落,于2020年末再次出现弹升,但2021年前四个月比例大幅滑落。


  疫情期间,银行买入和卖出比例双双激增,说明我国企业失去了对汇率变化的理性思考。


    其次,进出口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和央行的公开谈话缺乏深度解读,在操作过程中仍采取追涨杀跌策略,未能全盘考虑人民币汇率中长期稳定预期。


  在人民币下跌过程中,国内企业没有及时调整交易策略,即出口企业应抓住机会卖出美元,而进口企业应该仔细解读央行负责人的谈话和政策声明而暂缓购买美元;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出口企业应择机卖出美元,进口企业则应有计划地购入美元。


    最后,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产品缺乏专业了解,常用的交易产品是即期交易(平均占比超过80%),也就是,采取随行就市的策略,对财务管理缺乏合理规划;2018年前7个月和2020年9月至今几个月里,远期交易占比明显上升。


  我国企业较少使用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产品等复杂产品。


  国际外汇市场变化难测,我国企业必须主动了解外汇市场,把汇率风险管理纳入管理议事日程,并学会合理利用各种产品管理汇率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