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c chip in switch


中国银行14日发布 2020年末离岸 人民币(6.5298,-0.0143,-0.22%)指数(ORI)。


  结果显示,2020年末中国银行 离岸人民币指数(ORI)为1.54%,较 2019年末上升0.19个百分点,刷新历史高位。


    2020年,主要国际货币在 离岸 市场的使用份额继续演化调整。


  得益于中国跨境经贸快速恢复,人民币在离岸市场的使用份额逐季攀升,报收于全年最高位。


  中行分析,离岸人民币市场继续保持积极发展势头,呈现四大特征:  一是人民币跨境使用保持活跃,离岸市场人民币资金存量稳步扩大。


  2020年全年,跨境人民币结算量突破28万亿元,同比增长44%。


  人民币跨境收支规模扩大,带动境外人民币资金结存余额增加。


  2020年四季度末, 非居民持有的人民币存款约1.99万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7.8%,为离岸人民币各种投 融资规模的扩大 提供了资金保障。


    二是人民币与美元、境内外人民币 利差环境及政策环境较为有利,离岸市场人民币融资活动受到提振。


  2020年全年,美元与人民币利差呈前高后低走势,年末美债收益率上升,人民币与美元利差有所收窄,提升了使用人民币融资的吸引力。


  同时,境内外人民币利差总体趋向收窄,在岸市场较离岸市场人民币融资的成本优势有所弱化,利率环境上利好离岸市场的人民币融资。


    四是增持人民币资产势头较为积极,官方储备中人民币资产占比续创新高。


  境外 投资者持续增持人民币债券,年末非居民持有的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超过3.3万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47%。


  纳入全球官方储备的人民币资产规模折合2675亿美元,较2019年末增长约25%;占官方储备资产的比重为2.25%,较2019年提升0.32个百分点。


  (完)  三是境外央行提供重要支持,离岸人民币市场运行机制更加完善。


  部分境外央行对离岸人民币市场形成机制化、动态化调节。


  例如,香港金管局继续指定9家认可机构为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一级流动性提供行;新加坡金管局为当地市场提供不超过250亿元人民币资金,增强银行信贷中介能力和新加坡人民币市场的整体流动性。


  这些举措为离岸人民币市场平稳有序运行提供更好保障。


  设置 止损位,(也就是说,此时,你已经达到了你能承受的最大 损失位置)。


  一旦市场反转, 汇率下降到止损点,你必须勇敢地 割肉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投资技巧。


  由于外汇市场的高风险,为了避免投资失误时的损失,我们应该在每次入市时都下一个 止损单,也就是说,当汇率跌到预定的价格时,也可能下跌,交易立即结束。


   这样一来,发生的损失只是有限的、可接受的损失,损失不会进一步扩大,甚至损失。


  因为即使暂时割肉,但投资资金 还在青山还在,不怕没柴烧。


  美媒: 拜登与共和党人关于 基础设施建设 法案的谈判已经破裂  当地时间 6月8日,据 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拜登与共和党参 议员小组之间关于基础设施建设法案的谈判已经破裂,两方在基础设施构成和资金分配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


    报道称,由于没有 达成协议,另外一些两党议员正在悄悄地起草一份备用基建法案,拜登总统在6月8日已经与其中至少一名议员进行了接触,以寻求后续支持。


    据当地媒体表示,如果会谈持续没有结果,拜登可能将不得考虑是否只依靠 民主党人的选票来推进基础设施 计划,如确定放弃两党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拜登将需要参议院所有民主党人的投票以通过该计划 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