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 news


   货币政策收紧与否要看供给  再进一步,对于资本 市场而言,最关注的无疑是 全球通胀是否真的要到来了, 货币政策会否转弯。


    目前, 美国十年期盈亏平衡通胀率已经高达2.34%,超出了疫情前水平。


  美国3月CPI年率 上涨2.6%,前值为上涨1.7%,超出预期值为2.5%。


     中国也是如此。


  中国3月CPl同比由上月下降0.2%转为上涨0.4%,但主要由于翘尾因素抬升影响,环比则下滑0.5%,显示消费修复仍较缓慢;PPl同比大幅上升2.7个百分点至4.4%,主要受上游石油产业链、有色黑色的 涨价影响,环比上涨1.6%,更创下新高。


  多家机构预计,PPI将在二季度达到 同比增长6%~8%的峰值。


    需要注意 的是,尽管当前涨价预期爆棚,但随着疫情的进一步好转,全球供给弹性将明显增加,供需缺口将动态收缩。


  连平认为, 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大幅上涨缺乏稳定的基本面支持。


  通常经济复苏带来的需求快速回升是阶段性的,届时因为供给缺口导致的涨价就会缓和。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对记者称,预计PPI将在二季度达到同比增长8%的峰值,然后在下半年回落至4%,因为随着全球供应链逐步正常化,供应约束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


  由于全球经济增长和(8.2001,-0.03,-0.36%)下游需求持续保持强劲,工业利润不太可能受到明显的侵蚀。


  同时,鉴于中国CPI动态依然健康,且大宗商品 价格上涨向核心CPI传递的实际证据有限,PPI快速上涨在短期内不太可能触发加息。


    调统司原司长盛松成近期也对第一财经记者称,面对“输入性物价上涨”,中国不应以 紧缩货币去应对。


  因为,美国不会因为中国紧缩货币而停止货币宽松,华尔街也不会因为中国紧缩货币而停止炒作大宗商品价格。


  各项经济政策必须确保中国经济处于健康、活跃的状态,而不是相反。


  尤其是现在,中国处于复杂的国际经济环境当中,紧缩货币可能将引发更多热钱流入。


  因此目前中国进一步倡导的是维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并鼓励资本账户双向开放。


  在美国就业数据公布后,标准普尔 500指数跃升至记录高点,一些市场 人士很快就质疑这个令人失望的报告是否会触发足够的 刺激 措施,以抵消通胀上升和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带来的风险。


  从去年抛售后大幅度反弹以来,市场估值有泡沫迹象,越来越有人担心缺乏进一步上涨的动力。


  在周一美国股市跌幅最大的是科技股和互联网公司,它们被认为最容易受到通胀上升和 利率上升的打击。


  NYSEFANG+指数暴跌3.5%,跌至自 3月份以来的 最低水平


  MillerTabak+Co首席市场 策略师MattMaley认为,市场已经反映了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即使经济正在重新开放,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负面催化剂。


  乐天证券(RakutenSecurities)大宗商品分析师SatoruYoshida表示,市场目前没有明确的方向,尽管亚洲遏制疫情的新一波限制措施正在给市场情绪降温。


  投资者仍持谨慎态度,担心首次在印度发现的高传染性冠状病毒变异正在向 其他 国家蔓延。


  印度首都 新德里首席部长 凯杰瓦尔周日(5月16日)宣布,将新德里目前采取的“ 封城”措施再 延长一周至 24日


  这是新德里第四次延长“封城”措施。


  凯杰里瓦尔当天在 视频记者会上表示,目前首都地区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呈 下降趋势


  为了防止过去几天取得的防疫成果毁于一旦,决定将“封城”措施延长至24日凌晨5时。


   持续的 通胀压力可能导致金融环境紧缩, 加剧本已较高的债务脆弱性。


    在这种情况下,全球经济增速在2022年将 放缓至2.7%,在2023年放缓至2.1%。


  这将使经济复苏速度与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疲弱增长相类似。


    另一方面,如果 2021年的加速增长,加上疫苗在全球范围内更快速、更公平的分配,刺激私营部门扩张,那么全球经济反弹幅度可能比预期更强。


    世界银行表示,为了确保取得最佳结果,决策者应该抓住全球良性环境的时刻,实施改革,以提高金融系统的韧性,改善财政可持续性,并为绿色、有韧性和包容性的复苏奠定基础。


    该报告的其他要点包括:  虽然全球通胀率在2021年上半年出现反弹后今年可能会继续上升,但大多数国家的通胀率可能仍将保持在 目标区间内。


    虽然有一半的实施通胀目标制的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 经济体的通胀率可能高于目标区间,但如果通胀预期保持稳定,那么这种情况可能是暂时的,不必采取政策应对措施。


    由于债务创纪录高位,如果发达经济体实际或感知到的通胀压力导致投资者风险情绪恶化,那么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面对金融市场压力仍然脆弱。


    全球农产品价格上涨可能在短期内给低收入国家带来通胀压力,加剧粮食不安全状况,并可能加剧贫困。


    试图通过补贴或出口管制来降低食品价格,有可能推动全球食品价格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