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y aktie


尽管我们知道这些 恶习是不好的并且想要更改它们,但是无论我们做出多少誓言,都很难更改它们,因为。


  (1)恶习恰巧与 人性相符,稍有懈怠,“恶习”将 很容易被占有。


  恶习恰好符合人性,例如懒惰, 对人来说,我们大家都喜欢吃饭,喜欢享受 生活,如果不是被生活强迫,我们通常不愿受苦,所以如果您无法控制自己,我们很容易表现出“懒惰”的本性。


  同样,交易也是如此,各种恶习恰恰符合人的本性,例如不 止损,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不愿意接受 损失,一旦止损,就等于将 浮动损失转化为一种损失。


  我们不能容忍的实际损失,自然不容忍的止损;例如,急于奔忙的一点 利润,因为我们害怕失去利润,浮动 盈余只是账簿上的钱,只有止损,才能从利润中赚钱,变成真实货币,否则浮动盈余可能会变成泡沫,自然我们无法容纳一个。


   追涨杀跌是普通 投资者的投资习惯。


  看到股票、债券等 证券 价格上涨,就忍不住 跟风买入;而当证券下跌时,就认为自己的 判断失误而亏损。


  在单边 市场中,虽然追涨杀跌可以获利,但必须准确判断市场的走势。


  如果 在上涨过程中收到 最后一棒,或者 是在底部反转前正好 抛出,或者是在波动的趋势中,追涨杀跌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惨重的损失。


  防疫封锁的 放松和疫苗的推出驱动了一轮 逐险轮动,曾经最不受欢迎的股票时来运转,包括 绩差股价值股


   美国和欧洲的对冲基金都在争先恐后地回补空头头寸,没有兴趣对市场中最近表现不佳的板块加大空头押注,例如成长股。


  高昂的估值本应是 做空的温床。


   标普500 指数预期市盈率约为23倍,接近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与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相比,标普500指数提供的风险溢价为2010年以来最低。


  但做空是个 苦差


  高盛一个做空比例最高的股票篮子2021年的涨幅是大盘的三倍,部分原因是几个做空目标在上季度受到Robinhood股民的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