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d private banking


 核心观点:  理解 美债收益率 回落及其背后的原因对于理解当前海外宏观环境和资本市场表现非常关键。


  美债收益率的快速回落或主要受到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是美元 流动性环境的宽松,二是供需矛盾的缓解。


    一方面,5月中下旬 美国股债同涨反映美元流动性环境转向宽松。


  短期 货币政策预期相对平稳是美元流动性宽松的背景因素,但逆回购规模创新高表明宽松的流动性并不是来自于美联储对流动性的额外投放。


  美元流动性突然大增的原因之一美国财政部TGA账户存款的释放。


    另一方面,海外美元流动性同样较为充裕,5月下旬以来我国股债市场外资流入均加速。


  全球疫情降温,供给或有恢复,供需矛盾或有缓和,宏观局面由商品“价升量缩”转变为“ 量价齐升”,意味着实际增速更快回升、实体部门更为具备加杠杆的条件。


  “量价齐升”所推动的海外信用扩张加速可能也是流动性改善的原因之一。


  全球美元信用扩张所带来的全球美元供给上升,最终回流美国、购买美债,从而压低美债收益率。


    综上所述,当前美债收益率的下行既受到了美联储政策取向、财政政策操作的边际影响,也受到疫情改善背景下美国乃至全球金融周期向上的推动。


  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拐点、财政部TGA账户存款下降告一段落可能给宽松的美元流动性环境带来边际冲击,但全球金融周期向上、私人部门维持美元信用扩张仍然可能成为中期推动美元流动性宽松的因素。


    以下为正文内容:  美债收益率回落的原因与宏观含义  美债收益率超预期回落至1.5%以下。


  近期在美国CPI同比冲高至5%的情况下,十年期美债收益率从此前接近1.7%的高位快速回落至6月10日的1.45%,6月11日小幅反弹至1.47%,仍处于较低位置。


  由于美国经济向好、通胀走高,并且未来美联储可能考虑边际收紧货币政策,基本面和货币政策因素似乎指向美国 名义利率应仍然向上,近期美债收益率的快速回落超出预期。


     通胀预期实际利率均对美国名义利率的回落有贡献。


  通过拆解可见,5月19日以来,10Y美债收益率回落21BP,其中16BP可以由通胀预期的回落解释,另外5BP可以用实际利率下降来解释,通胀预期与实际利率均对美国名义利率的回落有贡献,但通胀预期的影响更大。


  人民币这种 汇率稳定 机制,帮助 中国经济实现了/多出口、少进口/的政策目标。


  它开创了中国产品出口的先河, 尤其是对欧美市场出口的长期高 增长表现,增加了 国家的外汇储备。


  同时,它帮助我国目前相对脆弱的金融体系在动荡的国际金融环境中保持稳定。


  但是,需要明确 的是:到目前为止, 人民币汇率并不是市场机制下的汇率,无法反映人民币的真实价值。


  此外,由于管制,外汇市场的供求关系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使得国内企业和市民难以 利用一些国际商机,国内产业结构也难以随着市场信号的变化而自发调整。


  民众可以从出口高速增长中获益。


  国家的利益也应该打折扣。


  这些都是维持现行人民币汇率机制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