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m stock


过去的十年 可谓是 美国联邦 债务爆炸性增长的十年。


  从 大衰退期间的 预算赤字到特朗普的减税,再到去年和今年大规模的纾困法案,联邦债务一路从5万亿美元膨胀到了21万亿。


  这个数字已经与美国经济的总体量 大体相当,而且预计到2050年,债务还将相当于经济产出的两倍。


  然而,令人称奇 的是,债务猛增并没有导致 通货膨胀面的巨变,当前的和预期中的通胀率依然都在2%左右。


  这让许多 观察家都感到不解,这些 人在过去十年 中也曾经多次警告过通货膨胀即将来袭,但是却一次又一次被证明是错误的。


  美国 财长 耶伦:4月非农 就业 报告 凸显出 复苏漫长过程:美国财长耶伦:4月非农就业报告凸显出复苏的漫长过程。


  我们取得了显著进步,相信将在2022年实现充分就业。


  相信美国经济可以在2021-22年表现强劲。


  并不认为失业救济金正在伤害招聘活动。


  经济的复苏之路将“在一定程度上崎岖不平”。


  芯片供应短缺问题和软木价格屡创新高都伤害到 4月份的非农就业报告。


  我相信复苏仍然处于正轨之上。


  非农就业报告会 按月被修正,不应把某个月的数据视作潜在趋势. 间接调整 手段显示央行审慎调控基调  第一财经:因为我印象当中从2015年8·11 汇改以后,其实央行至少在 汇率市场上就没有出手特别大的动作去干预了,这之后几次波动都被市场自己吸收掉了,这次出重拳来干预汇率市场,您觉得它的意义在哪儿?   陈东:我们感觉这个更多 是一个发送的信号,实际上对 外汇的准备金率的调整,它是一个很间接的调整手段。


  它起作用的这个机制基本上就是说把外汇市场,比如说美元市场里边的流动性给缩紧一点,那么有可能让美元的价格可能稍微高一点,它是一个比较间接的手段,不是直接的手段。


  直接的手段有很多,那么实际上央行它没有做,比如说之前实际上已经取消了所谓的 逆周期因子,逆周期因子这种手段的话,是比刚才我们说的外汇的准备金要直接的。


  整体来说我们看到咱们中央银行对外汇的管理实际上是更加走向市场化的一种管理的方式。


    美元在政策刺激下呈现弱趋势长期看好 人民币及相关资产走势  第一财经:刚才提到了双循环,在双循环背景下,人民币的全球资产配置,您认为未来的趋势是什么样子的?  陈东:目前实际上从长远我们是看好人民币,人民币货币本身还有人民币的资产。


  那么刚才提到了几样东西,我们觉得有几个背景:第一个就是 中国的政策目标是保持跟 一篮子货币的一个基本稳定。


  2015年汇改以来,这个目标实际上是比较好的完成的,就是说一篮子汇率基本上就在一个比较窄的幅度里边上下波动,那么现在就到达了它的一个上沿。


  这种环境下边,大家关注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怎么走,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美元自己,如果人民币对于一篮子货币是比较稳定的话,那就看美元怎么走,那么对目前长期来看,我们认为美元可能会走弱,为什么?因为它这样的货币的刺激,特别是现在的财政政策上面大量的刺激,都会对长期的美元向下造成一个压力。


  另外一方面,中国在开放它的资本市场,最开始是搞港股通,沪股通,那么最近几年对债券市场打开之后,对吸引外资的流入是非常明显。


  再加上刚才讲的中国的货币政策相对来说比较的审慎,在去年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很快就开始朝着正常化的方向去发展。


  所以从这些角度来看,我们认为人民币将相对于美元会具有吸引力,那么人民币资产也会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