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e to btc bittrex


欧洲 服务业 3月 或将继续下滑  欧洲的疫情令 市场对欧洲股市和欧元(1.1881,-0.0023,-0.19%)的情绪恶化。


  上周,包括法国、 德国和意大利在内的多个欧盟成员国暂时停止使用 阿斯利康的新型皇冠 疫苗


  欧洲药品管理局18日表示,已获得/明确的 科学结论/,证明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安全有效/,之后,欧洲多国最迟将于本周重启疫苗接种工作。


    数据方面, 24日,德国、法国、英国和欧元区将连续发布3月Markit服务业和 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


  机构预测,制造业PMI将继续呈现强劲扩张态势,而服务业仍将处于收缩区间。


  拉加德当天将出席国际清算银行(BankforInternationalSettlements)举办的活动并发表演讲。


  “中国经济并不属于K型发展,而是整体向上增长的趋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 肖钢日前在2021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表示,2020年以来,我国防控疫情取得决定性胜利,经济率先复苏,成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大型经济体。


  进入2021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进,整体延续稳定 恢复态势。


    关于未来的 经济复苏结构调整、 宏观政策 目标利率汇率走势,经济学家们亮出最新观点。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 朱民在论坛上表示,财政政策历来是调结构最有力和最关键的工具。


  今年,一方面需要对疫情造成的新的 不平衡进行修补、恢复,另一方面要面向未来进行 结构调整,引领未来的经济发展,在这个节点上,财政政策的精准性和力度是非常重要的。


    朱民认为,抓好结构 转型是大事,总量刺激不是今年最主要政策目标,再平衡和结构恢复、发展、转型是政策的主要目标。


  他认为,2021年是经济结构转型的一个重要基础年,更多推动结构的平衡,引领结构的转型,把中国经济放到绿色的、可持续的新发展模式上,这是今年宏观政策的挑战和目标。


    实际上,我国经济复苏步伐加快,但经济恢复仍存在不平衡的问题。


  肖钢认为,应当全面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同时加强需求侧管理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尊重经济发展的规律,实现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更好结合,全面落实十四五规划确定的各项重点任务。


    整体来看,在不考虑央行 公开市场投放的前提下, 5月面临的 资金面缺口可能在9500亿元-1.2万亿元附近,资金补足压力相对弱于去年同期,但超季节性。


  此外,尽管去年5月资金面缺口远超往年同期,但当时央行在5月中上旬阶段也并没有 收紧 流动性,真正对流动性的收紧是发生在5月下旬,而且为的是打击违规套利和浑水摸鱼。


  因此去年5月中上旬,当市场对 货币政策预期还很松的阶段,利率债供给的扰动其实并没有对市场信心造成很大的打击,利率也并没有说因为利率债供给放量而出现明显的上行。


  所以核心其实还是央行货币政策的取向。


    资金缺口虽有,但央行态度更为关键,最新政治局会议提及,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要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不急转弯  相比于流动性缺口而言,我们认为央行货币政策取向可能更为关键。


  毕竟如果央行没有收紧的意图,即便5月税收上缴、地方债发行提速等因素可能导致流动性缺口较大,央行也可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加大流动性投放以应对。


  所以5月资金面会不会紧,更多还是取决于央行想不想紧。


  我们认为市场无需过多担忧通胀对货币政策的制约,因为本轮通胀更多是结构性通胀,而且背后成因更多是海外驱动而非国内自身。


  而且无论从近期基本面表现还是央行官员表态来看,央行收紧狭义流动性的风险不高。


  具体而言:  1)首先,央行政策 思路在于降低和熨平货币市场 波动,而非人为制造波动  去年以来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一直强调,央行政策思路是引导市场利率围绕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中期借贷利率波动。


  央行公开市场操作也一直以熨平资金面扰动为目的,在资金缺口较大时投放流动性对冲,资金较为充裕时回笼流动性以避免资金利率过低滋生“浑水摸鱼”。


  在今年1月下旬央行流动性投放偏紧后,货币市场利率曾出现明显抬升并大幅偏离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一定程度上有悖于央行此前制定的政策思路,而且也导致市场更加摸不透央行的政策意图,降低了央行与市场沟通的有效性。


  但央行也很快做出了调整,春节过后,央行增加了与市场的沟通,多次强调“判断短期利率走势首先要看政策利率是否发生变化,不应过度关注公开市场操作数量和银行体系流动性”,同时在实际公开市场操作上也没有进一步进行量的收紧,即便是3、4月资金面比较宽松的环境下,央行仍对MLF到期进行了等额续作,财政税收、季末等多种短期波动因素对资金面的扰动也有所熨平。


  而且市场目前的犹疑更多是担心通胀,从逻辑上来讲,5、6月公布的其实是4、5月的通胀,也就是说在市场普遍担忧4月通胀已经出现超预期抬升后,央行最终还是选择了“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为政府债券发行提供适宜的流动性环境”。


  因此,如果在市场普遍认为的通胀高点阶段央行都没有出来收紧流动性,那么后面通胀数据落地为安后,其实也就更没有必要进行收紧了。


    基于该基调判断看,我们认为央行5-6月大概仍延续当前货币政策熨平波动的操作思路,不会人为制造波动,尤其是考虑到当前信用市场情绪仍偏弱,央行可能更为担心的是信用风险而非通胀风险。


  一旦收紧狭义流动性,原本就比较脆弱的信用市场可能会雪上加霜,如果出现超预期违约,参考永煤事件,最终可能还是需要央行出面重新放松狭义流动性以对冲,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