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 stock


学会与 市场 交流信息而不是在市场上强加您的想法。


  这是第一件事,也是必要的事情。


   我有很多朋友问我对市场的看法,明天 黄金将如何发展?欧元会发生什么?我通常会回答:“我不知道!”不是我打算隐藏我的宝藏,但我真的不知道。


  我不仅 预测,不仅因为市场无法预测每一步,还因为预测只会使 交易者失去客观性和常识。


  我遇到了许多交易者,他们通过预测市场并试图捍卫自己的面孔而失去了灵活性,并遭受了损失。


  这些证词提醒我不要再预测了,而是等答案出来。


  我们经常谈论的顺势交易也是基于您脑海中没有 主观的定型观念。


  一旦对趋势有了主观期望,就很难保证正确执行交易 计划或止损控制。


  2017年,通过 苏伊士运河和苏伊士- 地中海 原油管线的原油和 成品油,占世界海运 石油 贸易量的9%,液化天然气占全球贸易量的8%。


  自2016年以来,通过苏伊士运河和苏伊士-地中海原油管线北向的石油数量增长逐渐趋缓,而南向的数量则不断增长。


  尤为重要的是,苏伊士运河已经成为 美国和俄罗斯的原油、成品油 输往亚洲和中东南向重要的通道。


  2018年,北向通过苏伊士运河的石油,一半以上是输往欧洲和北美。


   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伊朗等波斯湾石油生产国的石油,占了通过苏伊士运河北向石油运输的85%。


  近年来,通过苏伊士运河北向运输的成品油也不断增加,特别是沙特阿拉伯不断增加向欧洲的超低硫柴油出口。


  本次恢复 卖空机制后,韩国头部28家 券商 均可向散户 提供 融券服务,最多做空金额为3000万 韩元(约合2.7万美元),这一上限也会随着时间进一步提高。


   零售市场 做空股票价值最高可达2.4万亿韩元,而在疫情前只有6家券商提供零售融券服务,最多提供价值205亿韩元的股票。


  下周一允许融券的标的为Kospi200指数和Kosdaq150成分股,大约占韩国交易所整体上市公司数量的22%和88%的市值。


  KB证券量化分析师KimMin-gyu在近期报告中指出,电动车电池供应商SK创新、航运公司现代商船、生物制药企业美帝托 克斯等估值超出同行水平的公司更 有可能成为空头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