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lightning blt


与帮扶大 企业相比,财政直接向 居民捐款对危机后 经济复苏、通胀上升的作用更为明显。


  因为直接把钱分配给居民更 公平,低收入群体拿到钱后 消费倾向 更高


  观察 美国个人 总收入和消费 支出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2008年金融危机后,居民的收入和支出都有明显下降,收支差距也有所缩小,随后的复苏速度相对缓慢。


  但在新冠疫情发生后,受益于大额补贴和防疫措施下的消费减少,美国居民的个人总收入普遍上升,而消费支出却有所下降。


  两者之间的差距大大扩大,这意味着防疫工作已经 放松


  后居民的消费意愿和 能力可能超出预期。


     跨境 资本转为偏流入压力,股债资金流动方向不一  3 月份,银行代客即远期(含期权)结售汇顺差162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 外汇 净流入145亿美元, 二者 缺口为17亿美元。


  在此基础上,我们进一步扣除 贸易差额与货物贸易收付款差额的缺口,得到的 调整缺口可以看作是反映跨境资本流动状况的有效指标。


  当月,货物贸易差额与涉外收付款差额的缺口为-155亿美元,因此得到的调整缺口为172亿美元,显示3月份国际收支口径的跨境资本转为偏流入压力,我国免疫于10年期美债收益率飙升引发的新兴市场“缩减恐慌”。


  由于1、2月份调整缺口均为负,因此一季度调整缺口为-183亿美元,跨境资本总体偏流出压力。


    3月份,股市和债市跨境资金流动方向相反。


  其中,陆股通项下(北上) 累计买入成交额187亿元,港股通项下(南下)累计净 卖出成交额106亿元;二者 合计为净流入293亿元(合计45亿美元)。


  同期,境外净减持人民币债券合计90亿元(约合14亿美元),境内银行外汇有价证券投资余额增加36亿美元;二者合计为净流出50亿美元。


  因此,3月份我国跨境组合投资[2]净流出5亿美元。


  一季度,我国跨境组合投资累计净流入64亿美元。


   提升企业 汇率风险管理能力  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增强,国际经贸来往日益增多,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境内外 人民币外汇 交易激增,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态势良好,汇率风险管理工具日趋完善,为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提供了多种便利条件。


    以伦敦为例, 2020年10月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量(主要对美元)达到1.8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提高了31.36%,其交易产品包括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无本金交割的远期交易、外汇掉期、货币期权和外汇期权;参与者有做市商大型商业银行(46.77%)、其他银行(24.75%)、其它金融机构(25.47%)和非金融机构(3.01%)。


    另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2020年10月我国外汇交易量为2.1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11.54%,其中客户市场占15.76%,银行间市场占84.34%。


  随着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也应同步增长。


    然而,从结算业务统计看,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市场的产品缺乏了解,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不强,对中央银行的汇率政策理解不透彻。


    根据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的客户外汇买卖月度数据,并参照美元对 人民币汇率和全国进出口贸易月度数据,对比分析发现,我国企业外汇市场的具体操作策略存在不少问题。


   747,银行买入外汇(企业卖出美元)与当月出口额的平均比率为83.74%,而卖出外汇(企业买入美元)与当月进口额的平均比率为107.23%。


  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期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从贬值、升值和贬值过程。


  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外汇买入和卖出比例没有多大变化。


  疫情暴发后,银行买入外汇的比例激增,但是2020年4月迅速恢复至正常水平;银行卖出美元的比例激增后回落,于2020年末再次出现弹升,但2021年前四个月比例大幅滑落。


  疫情期间,银行买入和卖出比例双双激增,说明我国企业失去了对汇率变化的理性思考。


    其次,进出口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和央行的公开谈话缺乏深度解读,在操作过程中仍采取追涨杀跌策略,未能全盘考虑人民币汇率中长期稳定预期。


  在人民币下跌过程中,国内企业没有及时调整交易策略,即出口企业应抓住机会卖出美元,而进口企业应该仔细解读央行负责人的谈话和政策声明而暂缓购买美元;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出口企业应择机卖出美元,进口企业则应有计划地购入美元。


    最后,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产品缺乏专业了解,常用的交易产品是即期交易(平均占比超过80%),也就是,采取随行就市的策略,对财务管理缺乏合理规划;2018年前7个月和2020年9月至今几个月里,远期交易占比明显上升。


  我国企业较少使用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产品等复杂产品。


  国际外汇市场变化难测,我国企业必须主动了解外汇市场,把汇率风险管理纳入管理议事日程,并学会合理利用各种产品管理汇率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