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ker coin


大宗商品涨价浪潮汹涌,输入型通胀正在成为决策层 担忧的问题。


  这一轮驱动力主要来自海外,外部复苏的预期强烈, 美国在经济重启和前所未有的支持政策推动下, 通胀预期加速上行。


  传导到国内,3月PPI快速攀升到4.2%。


  加息预期的升温, 货币政策是否会有调整?大宗商品价格强劲反弹后,面对这一成本上升的压力,中下游 企业又该如何自处?  美国通胀预期的 飙升引发了投资者对 全球通胀的担忧,部分数据显示全球通胀预期也正在 抬升


    近期,美国多项经济数据显示美国通胀预期正在急剧抬升。


  与此同时,美联储官员们却表示, 短期内不担心通胀问题,也不会因为通胀问题而尽快调整货币政策。


    多位 分析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通胀预期抬升源于“低基数效应”,只是暂时现象。


  他们认为,比起通胀,美联储更关注就业市场的表现,因此短期内结束量化宽松的概率不高。


    美国通胀预期的飙升引发了投资者对全球通胀的担忧,部分数据显示全球通胀预期也正在抬升。


  面对可能出现的输入型通胀,分析师们认为中国应采取灵活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以防范潜在的风险。


   向 富人 加税,办法总比困难多  无论是应对新冠疫情,还是促进经济尽快复苏,都需要“钱”的推动,但是, 拜登-哈里斯政府采取了与 特朗普政府完全不一样的思路。


  特朗普政府推崇“涓滴 经济学”,认为政府直接救济穷人不是最好的方法,不应直接救济和支持贫困阶层和弱势群体,而要支持优势群体来 发展经济,通过 增加的财富、消费、就业机会等方面来最终惠及贫困阶层和弱势群体。


    美国新一届政府完全改变了想法,拜登总统在社交媒体上明确指出,“涓滴经济学没有奏效,现在需要从 社会底层和中产阶级来发展经济”。


  向富人加税,用以增加向社会底层和中产阶级的投入,发展经济且治愈社会矛盾是“美国家庭计划”的目标任务,“办法总比困难多”,这应该是个好主意。


    向富人加税的主要措施包括:第一,将 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7%升至39.6%,根据美国税收基金会(TaxFoundation)的测算,这项措施将在未来十年增加税收收入1100亿美元。


  第二,对于 资本利得和股息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人群,不再适用20%的个人所得税税率,而直接适用39.6%的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


  第三,结束遗产继承时的资本利得免除额规则。


  按照现行美国税制,某项资产在继承时,因其价值增值并未真正实现,被排除在应纳税额之外。


  结束免除额,预计将资产增值门槛设定为100万美元(单身继承者;如继承者为夫妻,则门槛为200万美元),但具体如何实施,以及如何与不动产税协调,细节尚未披露。


  第四,增加向美国国内收入局(I)的预算投入,加强对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家庭的税收审计,加强税收执法,预计此举将在未来十年内增加7000亿美元税收收入。


  向富人加税措施还包括营业亏损扣除限制的固定化等其他方面,细节之处仍有待观察。


    通胀源头:拜登的 高压经济学  想讲的通胀主要是美国高压经济学带来的通胀压力。


    我们去年底撰写了很多研究,在分析全球通胀卷土重来,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认为拜登班底会打造高压经济学,高压经济学的目标不仅仅是追求GDP的增长速度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而是要部分实现 收入分配的公平化,来实现中低收入群体,经常说到的工人阶层的最大化就业,目前白宫班底可以主动寻求经济增速的超调,不达目的不松油门,所以现在刺激政策显然是 朝量的。


    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刺激政策朝量,但是劳动生产率的上升没有赶上,它的负作用就是通货膨胀。


  美国经济如果出现过热的情形,核心通胀PCE可能会继续上探到2.5%以上。


    后面我觉得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过去 30年抑制美国通胀的几个结构性的因素现在都出现了逆转,就是贸易 全球化,还有科技 平台化,还有收入分配越来越倾向于企业,企业巨人。


  这些其实都使得通胀起不来,受到了约束。


  全球过去20年是纵容和鼓励平台企业,互联网企业发展的,确实在初期他们也提升了效率,抑制了价格,最后收入分配上过去30年自从里根政府以来实施了小政府去监管低税率,拥抱全球化的策略,导致了收入分配对劳动者不利,对企业和资本家比较有利,通胀也起不来,但是副作用是贫富差距拉大。


    所以30年过去了,由于贫富差距到了今天的水平,各国对于贸易全球化,科技平台化和收入分配企业化都在反思,拜登的高压经济学里面代表了对过去30年政策的纠偏,希望通过加强对中低收入群体的转移支付,通过大规模的基建和其他刺激溢出效应实现中低收入群体的全民就业,甚至给企业加税,起到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