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money


马丁加仓 策略是交易界最基本也是最常见的源头策略,但它的表现方式却不尽相同。


  在股票领域,也是如此。


  如果股票被套,是割肉还是扛肉?有一句话,叫做做加法摊低成本。


  所以,股票跌得越多,加仓越多,持仓成本就越低。


  这种方法也就是马丁策略。


  既然这个策略在基金和股票领域被广泛使用,为什么不能用在 外汇交易中呢?加仓摊薄成本,等待价值回归,思路上没有问题。


  外汇交易的高杠杆,是马丁策略潜力的充分发挥。


  当然,我们要做马丁策略的 风险


  在这个世界上,目前确实很难找到一种简单有效的策略来打破平衡。


  与风险的 确定性相比,马丁策略带来了相当大的确定性。


  我们说,在金融交易中,总会有正负的守恒。


  正 的是收入。


  负的是风险。


  这是一对孪生兄弟。


  收益越确定,风险越确定。


  最近几周,小编把大量的 精力放在了自动交易的 编程上。


  作为EA编程的新手,小编从2019年9月开始投入精力学习和编码,到现在已经 七个月了。


  七个月的编程水平自然不是很好,所以我把研究对象先放在趋势突破上,然后转入马丁策略的研究。


  现在,我已经开发出了第一款高收益的马丁策略型EA。


  作为一个经常写交易文章的人,我不知道马丁的风险在哪里。


  因此,我对马丁的加仓细节做了一些处理。


  它成为我的第一个正式版本的EA。


  也许是类似于爱因斯坦的小板凳的东西。


  在我的朋友圈里,对这个策略褒贬不一。


  这很正常,毕竟是马丁。


  自1980年以来,非农报告仅有12次在 休市的状态下 公布,对比了在以往 美债 市场 提前休市以及正常交易两种状态下,非农报告公布之后的30、60和120分钟内10年期 美债收益率波动


  结果显示,美债收益率对非农意外表现的反应非常强烈。


  具体来看,自2007年以来,在以往的耶稣受难日美债市场提前在 当地时间中午12点休市的情况下,非农数据公布之后几小时内 美国10年期国债的波动比正常 交易日高两倍左右;若美债市场提前到当地时间下午2点休市(例如在7月4日独立日假期前夕),市场的波动大约比正常全天交易日高三倍。


  投行机构继续加快完善比特币的准入机制。


  瑞银正 计划向富裕 客户 提供数字货币投资,并与美国公司一同寻求更广泛的 投资渠道以满足客户需求。


  据悉,这家瑞士公司正在研究提供 这一 资产类别的多种备选方案。


  知情 人士表示,由于波动性较大,任何投资产品都只会占客户总资产的一小部分,投资方式则有多种,包括使用第三方投资工具。


  瑞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密切关注 数字资产领域的发展。


  重要的是,我们最感兴趣的是数字资产背后的 分布式账本技术。


  ”全球越来越多证券公司正在提供 加密货币服务。


  高盛正在进一步深入规模达1万亿美元的比特币市场,并开放了与比特币价格挂钩的无本金交割远期交易,通常以现金形式支付;摩根士丹利计划向富裕客户提供三家基金,从而持有加密货币;纽约梅隆银行正在打造一个兼并传统和数字资产的平台;花旗集团也在考虑提供加密交易服务。


   近期美元 流动性异常充裕的含义与内外部影响  近期,我们注意到,不论是美国国内的美元流动性、还是海外的美元流动性都处于一个异常充裕的状态,其充裕程度甚至是2015年以来 新高


  这反过来可能部分解释了美元和美债 利率弱势,以及美股市场的韧性。


    那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只是暂时性的、还是将持续更长时间?对于各类资产、以及市场较为关心的美联储政策又将有何影响?我们在本文中做出分析。


    ?近期美元流动性 创出新高,可以体现在两个层面:  1)美联储用于吸收市场过多流动性的 逆回购操作(reveerepo)操作持续创出新高,上周四单天隔夜逆回购便高达4835亿美元的历史记录,尽管最终执行成交利率为零(5月全月规模5.15万亿美元,4月全月1.45万亿美元)。


    2)衡量全球美元流动性的欧元日元和英镑与美元的 3个月交叉互换也都基本创下2015年以来的新低。


    美联储自2013年推出隔夜逆回购操作并将其利率作为利率走廊下限,上限为超额准备金率  衡量全球美元流动性的欧元日元和英镑与美元的3个月交叉互换也都基本创下2015年以来的新低  这一充裕的美元流动性,可以部分解释近期美债利率(特别是短端利率)以及美元指数(90.0478,-0.0249,-0.03%)的相对弱势(当然美元的弱势也与近期欧美之间疫情和疫苗剪刀差再度逆转并持续收敛有关)、甚至美股市场的韧性,也同时引发了市场对于美联储是否需要提前采取措施减少过度充裕流动性的讨论。


    这一充裕的美元流动性,可以部分解释近期美债利率(特别是短端利率)的下降